A08:玉峰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
     
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月光药片
白俊华
  ■ 白俊华

  夜深人静。万物归隐。

  阳台上,两把藤椅默默对视。小小的圆圆的桌面,一碟菜、一壶酒、一盏杯。风,摇着月光,在地板上,与叶子跳着优美的探戈。

  其实是三把藤椅。一把居中,面对窗外。我,坐于孤独之上。对饮,与月光。事先准备三盏杯,想想,还是作罢。只取一盏,足矣。另外两人,正在思想深处,向我投来温暖的眼神。或许,在某个不惹人注目的角落,正有一个人,与我体味同样的氛围和心境。

  群楼静默。只有少许窗内,灯光朦胧,像是藏着一些微小抑或激荡的秘密。无声,无影。寂静之中,有动,在心里。小区里,那些杨、那些柳,隐起珍贵的鸟鸣。那些花、那些草,梦着遥远的事情。

  斟满,小酌。细细地品,慢慢地悟。香,源于稻米。抑或,还有泥土的气息,带着田野的潮湿,润着眼睛。这是夏夜,风小,闷热。体外的燥与体内的热,爬上脸颊,相互争抢地盘,但却无声无息。我知道,这是一场没有销烟的战争。

  一缕月光,隔着玻璃,打量一个人的人间。屋内,无灯。恰好!浅红的地板上,倒映一地高粱红,或一片谷子黄。此时,风推开未锁的窗,用手,轻轻抚摸微红的脸颊,让烫,潜入夜的深处。再饮,香便浓了,红更艳了。

  天上,星星少许。月圆之时,星星大都钻进山间,寻找自己的秘密去了。只有几颗稍大的,瞪大眼睛站在那里,像父母,伫立于家门口,经年守望归来的脚步和无言的幸福。偶尔,眨眨眼,解读夜的思绪。可是,夜的思绪无边。宛若星星的眼神,投向城市,折回乡村。一投一折之间,拓展一条长长的蜿蜒的路。此时,灵魂开始奔跑,弯弯曲曲,跌跌撞撞。累了,坐下来,一个人面对一片天,以酒解乏。然后,再跑,如此反复。一些人、一些事,在身边急速而过。有的清晰,有的模糊。大概,都与前世今生有关。

  老家在乡下。沟旁有山,山中有沟。所谓九沟十八汊,汊汊有人家,如此而已。一脉流水,不粗,不细,不急。鱼,游在世外;水,清出于浊。

  乡下月光,较之城市,更清、更亮、更远。久居城市,体味不到乡下月光的通灵、清爽、纯净。只有深入其中,才能直观差异,或者平添一抹别样的情绪,让人感觉天外有天,月外有月。

  其实,月亮还是那个月亮,没有彼此之分。但终归有些不同。是楼?是树?是水?皆不是!不同的,是人,以及人心的芜杂或纯净。

  夏夜,院里的葡萄架,撑起绿色天幕。搬个小凳,坐在架下,可以聆听虫吟,可以欣赏萤火。间或,从屋檐下飞出几只蝙蝠,在月光下划出优美的弧线,像白天的章节,在夜晚延续,并引来一阵阵嫩嫩的呼喊。这呼喊,一声比一声紧凑,宛若一个又一个标点,把经年的质朴,构思在月光里。

  最好有酒,茶也不错。一桌,一壶,一杯,清静,清凉。一串串葡萄,倒映在酒中、茶中,端起杯,痛饮,瞬间便可尝到月光的味道。

  是的,月光是有味道的。春天的月光,是花儿的味道;夏天的月光,是庄稼的味道;秋天的月光,是果实的味道;冬天的月光,是柴草的味道。只是,这味道,需要用心、用情、用爱去品。否则,饮多少酒、喝多少茶,也不会深谙其道。人生不过如此,万般滋味,皆在一咂一品之间。

  记得,母亲说过,每一个离家的游子,都是散落在他乡的一缕月光。那时尚小,不解其意。当真正走出故乡之后,才渐渐明了,人是故乡亲,月是故乡明,并不是一句简单的话。而且,离家的时间愈久,这种感觉愈加浓厚。乡下,每一个孩子都是一缕月光,白天与太阳捉迷藏,晚上与星星争谷场。云,抑或雨,也会在不经意的时刻,把孩子们的笑声,打理成清新的模样。

  天地很大,但父母的地盘,很小。

  一亩三分地,柴米酱醋油,仅此而已。春夏秋冬,牛羊鹅鸭。日子,不紧,不慢。笑声叹声,充盈着日出日落;锅碗瓢盆,击打着喜怒哀乐。平平常常,简简单单。走出院子,是田;离开田地,回家。就这样,几十年,把一群儿女,喂养成人,送出村口。接下来,就是在有月的晚上,或坐在屋檐下,或走到大门口,抬头,数月光,想月亮旁边的几颗星星,要到哪里流浪。

  身累了,头疼了,腰酸了,不请医生,不吃药。父亲说,最好的药方,是月光,一缕就是一片,一片药到病除。天与地,是神性的医生,它们开出的药方,可以治疗愁苦的痛、贫困的疤、思念的伤。

  母亲,亦如是。

  难道,月光也是百草?或许是吧!三十年,不短,不长。闲暇的晚上,只要有月光出现,我便会移到窗前,让思想延伸到月光之外。尤其夏秋之夜,有露降临,潮湿的目光与皎洁的月光,在露珠的眸子里交织成晶莹的景象。熟悉的身影、牵挂的脸庞,都在月光里、思想中,与我交流过往。

  忧伤,苦痛,悲凉;思念,追忆,回望。当这些非物质毒素侵入肌体,并日渐发作的时候,唯一的办法,就是一碟菜、一壶酒、一盏杯。尔后,一个人,孤坐,独饮。间或,听一曲经典的音乐,让每一个音符,随着脉搏律动。

  也不是孤坐,独饮。月从故乡来,每一缕光,都是故乡送来的药片,落在酒里,缓缓地给我疗伤。此时,有人陪在我的身旁。只是,这人,静默。只是,这药,含香。微醉之后,沉沉睡去,梦中有鸟,鸣着炊烟,有河,唱着白云。或许,还有一条小鱼,逆流而上,试图找到生命的源头。

  清晨,醒来,身子轻了,大脑清了。脚与路,在途中,交换远方。太阳不解风情,站在头顶,数着月光留下的尾巴,一根,一根,与蓝交相辉映。

  日子依旧不紧不慢,日子依旧风驰电掣。不管怎样,总有一些白天的情节,在夜色降临之后,聚合在小小的空间内,争吵着是是非非、对对错错。每每这时,我总是步入阳台,一个人,静静地坐在那里,想着日子以外的内容,或境况。

  来来去去,走走停停。这片刻,多么安宁!

  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千年李白,只是千年之后,还能否解读当初的意象?

   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A02版:中国昆山创业周
   第A03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A04版:全球瞭望
   第A05版:科创昆山周刊
   第A06版:科创昆山·探索
   第A07版:专版
   第A08版:玉峰
   第B01版:财周刊
   第B02版:财经
   第B03版:财经
   第B04版:商贸会展
潮起
最后一个病人(小说)
荷之韵(二章)
葵花灼灼
月光药片
芭蕉与愁
昆山日报玉峰A08月光药片 2019-07-12 2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