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08:玉峰
     
本版列表新闻
~~~(小说)
~~~(小说)
~~~(小说)
~~~(小说)
~~~(小说)
~~~(小说)
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
     
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雪球
(小说)
高巧林
  ■ 高巧林

  我要走出王家庄小学去镇上念初中了。

  镇上的伯伯邀我去他家住。我想,这样也好,可以像镇上同学一样,不当寄宿生,不吃食堂饭,也用不着上晚自修。

  只是开学之初,我人生地不熟,难免生出孤独无援的感觉。特别是每每走在上学路上时,更觉得孤家寡人,没有一个熟悉的伙伴。

  一天早上,我背着书包走到伯伯家院门口时,冷不丁看见一只大黄狗正一动不动地蹲在墙脚边。

  大黄狗抬着头,转溜着亮闪闪的眼神,似乎在那里守候我。

  我一怔,下意识止步。

  大黄狗却没有半点陌生感,欣欣然起身,欢快地摇着尾巴,一步步趋近我。

  “伯伯,快来——”我惊呼。

  伯伯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急匆匆上前,看到我只是害怕大黄狗时,立即笑了,叫我别怕,还说,这条大黄狗是他朋友家的,挺和善,不咬人。

  我这才壮着胆子,沿着石板街往前走。走出百来米后,我心有余悸地回过头,一看,天呐,那只大黄狗居然在跟踪我!

  我心跳加快,两股战战!但尚存的理智告诉我,除了故作镇定,并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,再也没有别的招了。

  “哟,这小子真牛,竟敢带着狗上学。”一个高个子镇上男生哇啦啦大叫。

  “这狗咬了人那可不得了!”一个镇上女生惊乍乍说。

  ……

  我受不了镇上同学的冷言冷语,但又懒得向他们解释什么,最后,干脆甩开“飞毛腿”,决意甩掉大黄狗。

  大黄狗居然纵身腾跃,呼啦啦追赶我。

  我一边逃跑,一边使出既往多次尝试过的驱狗绝招——戛然止步,迅速蹲下,做出一个捡拾泥丸石子之类的假动作。

  大黄狗分明看到我在捡拾对付它的 “子弹”,但它非但没有乖巧地退去,反而还在肆无忌惮地朝我扑腾过来。

  我只得重新拔脚快跑。

  “扑通——”哪块讨厌的石板“趁人之危”,冷不丁把我绊倒在地。

  大黄狗一下与我“零距离”接触了。

  我吓呆了,紧闭着双眼,烂泥一般摊在地上。

  大黄狗的爪子在我手臂上乱抓,大黄狗的鼻子在我脸上乱撞,只是无法预料,大黄狗的尖牙利齿会以怎样的凶残切入我的皮肉。

  “哟,这狗真够义气!” 高个子男生惊讶地说。

  “没错,狗是通人心的动物!” 那位镇上女生接着说。

  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才在一阵嚷嚷声中慢慢地抬起头,睁开眼睛。

  情况真如男生女生们所说的——大黄狗正以它的爪子、舌头和眼神,向我传递令人难以置信的亲热。

  第二天早晨上学时,我故意悄悄地走伯伯家的后门。

  可是,当我踏上石板街时,那只大黄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。

  我不理它,只顾埋头前行。

  大黄狗却不在乎我的冷酷无情,只顾亦步亦趋地跟随我,直至走过大半个镇,最后被校门口的保安拦住。

  中午,我才走出校门,就被什么东西轻轻地顶撞着腿弯。回头一看,又是那条大黄狗。

 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我一脸严肃地问它。

  “呜呜——”它摇着尾巴回答我。

  可惜我听不懂它的话。

  走到半路时,高个子男生故意靠近我,然后,一边很不友好地扯我的耳朵,一边调侃我:“小子,什么时候让我玩玩你的大黄狗?”

  我不敢还手,甚至不敢说话。

  “汪——”大黄狗冲着高个子男生一声大吼。

  高个子男生吓得屁滚尿流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又一个早上,那条大黄狗总是陪我上学,到了学校后,又总是守在校门外边的空地里,极有耐心地等着我,陪我回家。

  慢慢地,我不再害怕它,还经常给它吃些东西。

  但我想不明白,大黄狗为什么要这样不离不弃地陪伴我,保护我?

  记不得哪天早上,我没有见到大黄狗。

  这令我有些不习惯,甚至生出淡淡的怅惘。

  一连几天,我无论走到哪里,都没有忘记寻找大黄狗,但始终没有如愿。曾有几回,只是在梦中见到大黄狗。

  一次,我在无意间听到伯伯与伯母闲聊。伯伯说,他的那位朋友去县城开饭店了,过几天要去看看。

  我一震,问伯伯:“这么说,你朋友家的大黄狗也去县城了?”

  伯伯漫不经心地说:“是的。”

  星期天上午,伯伯骑摩托车去县城看望那位朋友。

  我借口去城里书店买课外辅导资料,跟着伯伯一起去了县城。

  从镇里到县城有十多公里路,而且路况不太好,大多数路段还是那种一颠一簸、一弯一绕的石子路。

  半小时后,摩托车终于来到伯伯朋友开的一家小饭店门前。我一下摩托车,就去寻找大黄狗,但始终没有找到。

  我问伯伯:“哎,大黄狗呢?”

  “大黄狗过不惯城里的生活,整天闷闷不乐、无精打采的。”伯伯的朋友听到我的问话后,替伯伯回答我,“现在一定又在哪个墙角边睡懒觉呢。”

  大黄狗或许听到了我的声音,也或许嗅到了我的气息,突然呼哧一下来到我身边,然后,一个劲地冲着我摇头晃尾,呜呜低吟。

  伯伯的朋友瞪圆惊讶的双眼:“奇怪,这狗怎么跟孩子如此亲热?”

  伯伯告诉朋友:“你有所不知,大黄狗跟我侄子挺有交情的……”

  朋友喃喃自语:“会不会……”

  伯伯追问:“会不会怎样?”

  朋友说:“你侄子会不会曾是这只狗的小主人?”

  伯伯茫然!我惶惑!

  朋友说:“四年前,我去王家庄收购散养草鸡时,这狗一直跟着我,后来,一位嫂子说,这狗送给你算了。”

  “啊!”我禁不住一声惊叹。

  四年前,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,我和同学们走在放学路上时,耳边传来一阵微弱的哀嚎声。

  我循声望去,但见路边的垃圾堆里晃动着一个雪球似的东西。走近细看后才发现,是一只又脏又瘦的小白狗正哆嗦着,艰难地爬动。

  出于同情,我把小白狗带回了家,给它洗澡,给它美食,给它起名——雪球。

  从此,雪球仿佛成了我的影子。偶尔离开我时,我只需唤一声“雪球”,它准会迫不及待地跑到我跟前。特别令我难忘的是,雪球会天天陪着我去上学,充当我的“小保镖”,无论刮风下雨、严冬酷暑。

  可惜后来,我妈妈以承受不起狗粮钱为由,把雪球偷偷地送了人。

  ……

  哦,不对—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此刻跟我亲亲热热的,应该是一条大白狗,而不是大黄狗。

  朋友看出了我的心事,也就补充说:“我不喜欢白狗,现在这狗的毛发是被我染过了的。”

  “雪球!”我冲着大黄狗大喊一声。

  “汪汪汪——”大黄狗耸起身,扑入我的怀抱,闪着乌溜溜的泪眼,连声应答。

   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A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A02版:民生新闻
   第A03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A04版:直通全国两会
   第A05版:科创昆山周刊
   第A06版:科创昆山·探索
   第A07版:视点
   第A08版:玉峰
   第B01版:财周刊
   第B02版:财经
   第B03版:财经
   第B04版:商贸会展
鸟鸣春色
青苔风景
雪球
走丢的光阴
游南美有感
不为人知的肉酒
昆山日报玉峰A08雪球 2019-03-15 2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